年内多股跨界 整合效应待考

  • 时间:
  • 浏览:2

  跨界并购重组,被很多上市公司认为是开辟新利润增长点的捷径。据北京商报记者不完全统计,今年以来有10多家上市公司谋求过跨界转型,但效果不一。有些公司的跨界重组仍在路上,有些公司的跨界已经宣告终止,有些公司的跨界已经完成却惨遭“踩雷”。在业内人士看来,跨界并购的难度相对较大,由于行业经验不足,后期可能还要面临整合与管理问题。

  新能源行业成“香饽饽”

  新能源行业似乎成为了今年上市公司跨界的“香饽饽”,无论做林木业、房地产还是金融行业,多家公司都将跨界的目光投向了新能源。北京商报记者注意到,今年以来有平潭发展、万通地产以及熊猫金控3家公司曾拟跨界新能源。

  12月17日,筹划进军新能源领域的万通地产发布了关于终止收购星恒电源股份有限公司78.284%股份的公告,这也意味着公司跨界布局新能源之路遇挫。据悉,万通地产主要涉及房地产开发、销售与商业物业运营、房地产金融等多个业务板块。

  在万通地产之前,从事林木业的平潭发展也曾筹划过布局新能源,但最终也未能成行。今年3月26日平潭发展宣布公司重组告吹,公司本拟以现金约6.32亿元购买中核资源集团有限公司持有的中核华东、中核华北、中核西南、中核西北以及中核国缆100%股权。平潭发展本拟通过上述交易切入新能源行业,进入光伏发电领域,但随着一纸终止重组公告,平潭发展跨界新能源的愿望破碎。

  除了平潭发展、万通地产之外,接连剥离金融资产的熊猫金控也将目光瞄向了新能源产业。在今年11月13日熊猫金控曾发布公告称,公司拟以支付现金方式收购新三板企业南通欧贝黎新能源电力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欧贝黎电力”)55%的股权,交易价格暂定为11.55亿元。截至目前,熊猫金控还未披露关于上述事项的最新进展情况。

  跨界并购遭问询

  今年以来,跨界收购一直备受监管层的关注。其中,新宏泰跨界软件和信息技术服务业、中珠医疗跨界无人机产业链、天鹅股份跨界网络安全领域等多个跨界并购事项均曾遭到过交易所的问询。

  具体来看,在今年9月新宏泰披露称,公司拟斥资18亿元以发行股份的方式收购新三板公司上海海高通信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海高通信”),海高通信是一家专业从事通信行业应用软件开发与运用的信息化解决方案提供商,主营业务是专网通信应用软件的开发和销售。以2018年6月30日为评估基准日,海高通信未经审计的账面净资产约为2亿元,采用收益法评估,股东全部权益预估值为18亿元,增值率为800%。

  而新宏泰则主要从事断路器关键部件、低压断路器及刀熔开关的研发、生产和销售。此次交易完成后,新宏泰将新增软件和信息技术服务业行业业务板块。但在9月19日新宏泰发布公告称,公司收到了上交所的问询函,上交所要求公司说明收购与公司主营业务不相关且溢价较高资产的主要原因,以及是否存在利用并购重组增厚公司业绩的情形等问题。

  另外,主要业务涉及医疗、医药和房地产的中珠医疗在今年12月宣布与中国远望通信有限公司签订合作意向书,拟布局无人机产业链,公司同样遭到了上交所的问询;主营业务为装备制造业的天鹅股份也因拟购资产跨界进军网络安全领域而遭到上交所的问询。

  今年8月证监会在对十三届全国人大一次会议第2346号建议答复中明确表示,将进一步加强并购重组监管,持续完善相关制度规则,重点遏制“忽悠式”、“跟风式”和盲目跨界重组。

  多股业绩承压

  北京商报记者注意到,在跨界并购的背后多公司业绩表现并不理想。业内人士也对此指出,上市公司跨界发展的目的一般是为公司开辟新的利润增长点,同时降低依赖单一业务所带来的风险。

  除了上述跨界案例之外,从事日用玻璃行业的山东华鹏拟购安徽沪宁智能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沪宁智能”)来谋求跨界一事也引发了市场的关注,不过也在今年3月折戟。据悉,沪宁智能主营业务为智能消防机器人的研发、制造和销售。对于上述跨界重组的原因,山东华鹏曾坦言,可以有效提升公司的盈利能力,增强公司的持续经营能力。

  资料显示,山东华鹏于2015年4月正式登陆A股,但上市之后公司的业绩表现却并不理想。其中,在2017年山东华鹏实现归属净利润约为2636万元,同比下降48.67%;根据山东华鹏最新披露的三季报显示,在今年前三季度山东华鹏实现归属净利润约为403万元,同比下降88.31%。

  而在跨界的背后,平潭发展、熊猫金控、新宏泰等公司的业绩并不理想。熊猫金控在今年前三季度实现归属净利润约为-2634万元,而对于跨界收购欧贝黎电力的目的,熊猫金控坦言表示,公司受让欧贝黎电力55%股权交易的实施有利于公司盘活资产、释放资源,改善公司财务状况。

  新宏泰则于2016年7月正式登陆资本市场,但上市后公司净利在2017年就大幅下滑了32%,在此背景下,公司开始筹划跨界并购。彼时新宏泰就表示,近年来随着公司产品销售单价下降,铜材、钢板原材料成本上升等原因,公司产品净利润大幅增长的几率较小,公司需要寻找新的稳定利润增长点。

  整合效应未知

  著名经济学家宋清辉在接受北京商报记者采访时表示,跨界并购通常会存在很多不确定风险,上市公司进入关联度不高的行业,管理、人才、技术、知识等将成为企业发展的短板,实际经营中存在的问题会比预想的要多,能否整合成功很重要。

  而在今年天山生物跨界收购大象广告有限责任公司(以下简称“大象广告”)的案例就为上市公司跨界敲响了警钟。据悉,在今年5月天山生物完成收购了大象广告的96.21%股权,公司通过跨界形成了畜牧业务和户外广告媒体运营业务的双主业格局。不料,双主业打造刚满半年,天山生物12月11日的一纸公告让公司的双主业发展蒙上了一层“阴影”,大象广告被曝部分银行账户遭冻结、身陷多项诉讼纠纷。之后在12月13日深交所向天山生物下发了问询函,其中要求公司说明是否已对大象广告失去实际控制等诸多问题。

  在知名评论人布娜新看来,跨界并购首先面临产业背景鸿沟问题,很有可能行业经验不足;其次面临整合与管理问题,尤其在并购一个并不擅长的领域时,这类问题会更加凸显。另外,一位投行人士在接受北京商报记者采访时也持相同意见,他表示,相对于产业并购,跨界并购的难度更大,首先是并购不熟悉领域里的资产,对于价值判断不一定特别准。“同时在整合上要依赖于原有的管理团队,整合的难度要更大。”该投行人士如是说。

  北京商报记者 崔启斌 马换换/文 王飞/制表

(责任编辑:关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