妄称中国“操纵汇率”只是又一种徒劳的极限施压

  • 时间:
  • 浏览:10

  作者:高凌云(中国社会科学院世界经济与政治研究所研究员)

  北京时间6日凌晨美国财政部发布声明,决定将中国列为“汇率操纵国”。美方这一被其自身法律打脸的荒谬举动,显然是出于配合其对华贸易战的考虑,注定只是又一次徒劳的极限施压而已。

  所谓“汇率操纵国”的三项标准都是美国自己制定的,在认定上,美国财政部有很大的话语权,可以为了自身利益而随意进行自由裁量,本身就是美国维系其经济霸权的工具。

  1988年,美国国会通过《综合贸易法案》,要求美国财政部每半年向国会提交一份汇率报告,对美国主要贸易伙伴的经济和汇率政策进行一次评估。美国的目的是防止一国货币相对美元贬值,使其出口到美国的商品价格更加便宜,更具出口竞争力。2016年,美国财政部将认定汇率操纵的法律依据变更为《2015年贸易便捷与贸易促进法》,并自此采用了正式的量化指标,即:1.巨额对美贸易顺差(超过200亿美元);2.大规模经常账户盈余(超过GDP的3%);3.持续、单向的外汇干预(8个月);作为认定贸易伙伴是否操纵汇率的依据。或许是觉得这个标准有些宽松,今年5月,美国财政部又将认定汇率操纵国标准中经常账户顺差由“GDP的3%”下调至“2%”、干预外汇市场的时间由原来的“8个月”减少为“6个月”。

  按照美国自己的规定,如果一个经济体满足三个标准,则被认定为“汇率操纵国”;如果只满足两个标准,会被列入观察名单;如果只满足第一个标准,但该经济体对美国的总体贸易逆差贡献较大,也可能被列入观察名单。

  不过,即使按照新的更加严苛的标准,中国仍然不满足条件。中国对美顺差超过200亿美元,但2018年中国经常账户顺差占GDP的比重仅为0.37%,不符合条件二;2016年下半年至今,中国外汇储备规模一直稳定,不存在大规模买入外国资产促使本币贬值行为,不符合条件三。事实上,美国财政部在今年5月28日公布的半年度汇率政策报告,也认为中国没有操纵汇率以获取不公平贸易优势。这是特朗普就任美国总统后,美国财政部第五次作出相同认定。

  即使节取最新数据,中国也不符合所谓“汇率操纵国”的条件。2019年上半年,中国经常账户差额为6294.8亿元,GDP为450933.1亿元,占比为1.4%,仍然不符合条件二。中国的外汇储备也在持续增加,截至2019年6月末,我国外汇储备规模为31192亿美元,较5月末上升182亿美元,升幅为0.6%,仍然不符合条件三。

  中国自汇改以来,汇率完全是由市场力量推动和决定的。而且,稍有常识的人都知道,汇率每时每刻都在波动,或升或贬,如果仅仅因为一天时间内,人民币兑美元汇率发生了一些浮动,就指责中国是“汇率操纵国”,那简直是指鹿为马。早先,美国政府对以WTO为代表的多边贸易规则,采用“合则用,不合则弃”的原则,那个时候美方的借口是不符合国内法。现在美方在指责中国“操纵汇率”时,连自己的国内法都抛到一边,其无赖与霸道可谓全无底线。

  这是美方一些人在贸易战“速胜”无望之后几近歇斯底里的心理表现。在中美经贸摩擦历经十二轮谈判,美方已将中国出口美国价值2500亿美元商品加征25%关税,近日又威胁将对价值3000亿美元商品加征10%关税之后,中国仍然在按照自己的节奏和力度,从容不迫地推进高质量发展,这是美方一些人根本没有想到的,也是他们不愿意看到的。

  他们仍然信奉“交易的艺术”,认为施压是达成目的的最好手段。由此,不难理解,既然按照美国自己制定的标准,无法将中国指认为“汇率操纵国”,美国政府为什么还要冒天下之大不韪搞“霸王硬上弓”了。说到底,这只不过是另一种形式的极限施压罢了。因为根据美国《1974贸易法》等法律,一旦某个贸易伙伴被美国政府指认为“汇率操纵国”,美财政部会与其启动谈判,敦促其改变操纵汇率的做法。如果一年后继续操纵汇率,美国总统会采取以下一项或多项行动:禁止其任何项目获取美国海外私人投资公司融资;将其排除在美国政府采购供应地之外;呼吁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加强对其的监督;指示美国贸易代表评估是否与其签订贸易协定,或启动、参与贸易协定谈判时须考虑其操控汇率的行为。

  任尔极限施压,我自岿然不动。美国认定中国为“汇率操纵国”,并不会对中国带来多大的影响。中国从来不信邪,也从没怕过什么制裁。而实际上,美方一些人此番操作虽然处心积虑,但在相关法律授予美国总统的职权范围内,中国在“获取美国海外私人投资公司融资”“美国政府采购供应地”等方面,实在也没什么可以制裁的;另一方面,我们“身正不怕影子斜”,根本不担心IMF等国际机构的监督。

  更为关键的是,上半年的数据显示,中国整体经济企稳向好的态势愈发稳固,企业家和消费者的信心指数整体也呈明显回升态势,再加上相关政策效应的逐步显现,可以肯定,中国完全有底气、有信心、有能力妥善应对美方的一切伎俩。

  《光明日报》( 2019年08月07日 12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