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九艳阳天”背后的故事

  • 时间:
  • 浏览:13

  这份大爱 值得纪念传承

  “人们往往只知道革命者牺牲生命,却不知道许多革命者还曾牺牲过爱情,而后者有时比前者还更困难!”这是胡石言创作《柳堡的故事》的初衷,也是我们挖掘这部经典影片幕后故事的用意所在。

  在那个战火纷飞的年代,无数仁人志士,经历血与火的磨炼,生与死的考验,抛头颅、洒热血,奉献生命以及他们之所有。所有的牺牲中,腼腆小战士徐金成和房东家二姑娘之间充满遗憾的爱情,也许只是不起眼的一个。但我们不可以忘记,今天人们能够幸福生活,今天年轻人可以恣意张扬青春和爱情,离不开先烈们抛头颅洒热血的艰苦奋斗!

  在这片有着优良革命传统的土地上,几代柳堡人始终牢记“副班长”“二妹子”们的无私奉献精神,充满热情和斗志,为建设自己的家乡努力奋斗。如今的新柳堡已经成为人民安居乐业、原生态水乡特色旅游等产业发展良好的美丽家园。不忘初心,接续传承,努力奋进,柳堡故事永留传。

  “十八岁的哥哥呀想把军来参……这一去呀枪如林弹如雨呀”——

  一个只有开头的爱情故事

  《柳堡的故事》是新中国银幕上罕见地描写现役军人爱情的故事片。电影的结尾,副班长和二妹子重逢,有情人终成眷属。可你知道吗,它的原型故事,仅仅是一个开头。副班长的原型在1945年就牺牲了。

  这个故事,其实是两个刚刚成年的小伙子聊天“聊”出来的。

  1944年,新四军一支部队进入扬州宝应驻训,团油印小报《战斗报》主编、19岁的胡石言,向一营二连的通讯员、18岁的副班长徐金成约稿,徐金成向胡石言讲了自己的心事,他和房东家的姑娘“好上了”。

  房东家的二姑娘喜欢上了徐金成,二妹子给徐金成洗衣服,徐金成教二妹子认字。徐金成发现自己口袋里藏有一张小纸条,上面写着“你好”;不久,他又发现了第二张纸条“你真好”。就在两人感情升温之际,部队要出发奔赴前线。

  胡石言问他俩人有无约定,徐金成说:“我是要出发打仗的,保不定哪一仗吃一颗‘花生米’牺牲了呢,害她白等。”

  道路阻且长,会面安可知?这次交谈,记录了世间一份真挚的感情。只是,这段情感才开始就戛然而止了,1945年9月,徐金成在宜兴丁蜀山战役中不幸牺牲。胡石言曾托人到宝应寻找“长辫子二姑娘”,但因掌握情况太少,一直未能找到。

  1949年,病中的胡石言得知宝应解放的消息,他想二妹子一定分得了土地,也许都结了婚抱上娃娃了。徐金成如果健在,也会感到欣慰。继而他又想,人们往往只知道革命者牺牲生命,却不知道许多革命者还曾牺牲过爱情,而后者有时比前者还更困难,如果把这一点写出来,岂不更有现实意义?

  1950年,胡石言将这个深深打动他的故事,写成小说《柳堡的故事》,发表于《南京文艺》,后转载于《新华月报》,署名石言。几年后,由同名小说改编的电影《柳堡的故事》放映,红遍全国。胡石言和电影主创们将结局设置成了:二妹子参加了游击队、又入了党,两人重逢,终成眷属!

  “只要你不把我英莲忘呀,只要你胸佩红花呀回家转”——

  现实中的二妹子是否圆满幸福

  现在已无从获悉,二妹子究竟知不知道她的心上人1945年就已不幸牺牲。因为,二妹子到底是当地的哪位姑娘,目前比较明确的两种说法,也都只是猜测。但无一例外的是,二妹子受到所爱之人的影响,后来都毅然参加了革命。

  柳堡曾叫留宝垛、留宝头。胡石言所在部队驻军那会儿,则是叫刘坝头,因为沿河尽是大柳树,在创作小说时,胡石言将地名改成了“柳堡”,“堡”有战斗堡垒之意。

  1957年,电影《柳堡的故事》红遍全国,柳堡从此名声大振,于是,当地人索性将地名改作柳堡。

  柳堡的名字改变了,但柳堡人一直以来的爱国拥军热情从未改变。上世纪50年代末,柳堡女子民兵班正式创建,后扩编建连,现为“柳堡二妹子”民兵连。在战争年代,当地很多人身上都有二妹子的影子,“柳堡二妹子”民兵连连长施海燕告诉笔者,最像二妹子原型的是夏美英,不仅人名像、经历更像。

  夏美英出身在柳堡一个贫苦的农民家庭,兄妹七人,排行老二,大家平时就喊她“二妹子”。抗战时期,她父亲、哥哥、嫂嫂、大姐先后加入了中国共产党。新四军来到柳堡后,她负责组织妇女识字,和庄上的姐妹们一起站岗、放哨、纳军鞋、护理伤病员。后来,她加入中国共产党,参加了新四军。在她的带动下,好几个农村姑娘和她一道走上了前线。

  “可惜夏美英没有留下照片,她也再没有回到柳堡,所以,我们无从得知,这一生她有没有再遇上她的‘副班长’,并幸福地生活在一起……”施连长说。

  关于二妹子的原型,还有另外一种说法流传较广。

  曾在1944年进驻宝应县刘坝头的某部连队,也就是小说里的副班长原型徐金成的部队,因这部电影,正式命名为“柳堡连”。而这支英雄连队也有自己认定的“二妹子”:女战士甘文英。

  甘文英,1927年出生,江苏高邮人,1945年8月入伍,曾被华东军区授予“一级人民英雄”荣誉称号。她的经历也与二妹子也比较吻合,巧合的是,她还长得酷似电影里饰演二妹子的陶玉玲。资料显示,建国后甘文英在部队幼儿园任指导员、园长,多次被评为黑龙江省和哈尔滨市先进教育工作者。

  “哪怕你一去呀千万里呀,哪怕你十年八载呀不回还”——

  二妹子的爱情故事还在流传

  随着《柳堡的故事》大获成功,二妹子纯情甜美的微笑成为那个时代青春偶像的象征,第一次走上银幕的陶玉玲成了人人喜爱的明星。这部电影成就了陶玉玲,同样,它也让二妹子成了表现军民鱼水情深的代表人物。

  1992年,柳堡女子民兵班更名为“柳堡二妹子”民兵班。

  2014年,扩编建连,成立“柳堡二妹子”民兵连。当时,共有260余名女青年踊跃报名,经层层筛选,最后留下了68人。

  60年来,一代又一代“二妹子”勇立时代潮头,赤诚拥军报国,演绎着柳堡故事新篇。

  “柳堡二妹子”民兵连的女战士中,至今还热传着第三任班长郑秀华的故事:郑秀华20刚出头时,上门提亲的人就接踵而来,但她偏偏爱上了解放军战士郑继贵。郑继贵兄弟5人,父亲去世早,母亲常年有病,郑继贵总是牵挂着这个家。郑继贵说:“我去当兵的时候,她已经去我家了。在那个年代,一个女孩子,在没有结婚的情况下,去到男方家是要顶着很大压力的。她去到我家,代替我起到了一个顶梁柱的作用。”郑继贵去了部队后,郑秀华就一直帮他照顾家里!

  1985年,郑继贵所在部队奉命赴边疆执行作战任务,在一次激烈的战斗中,郑继贵被敌人的炮弹炸成了重伤。郑秀华听到这个不幸的消息后立即赶往部队。“有人说他膀子掉了一个,有的说腿断掉一个,”她说,“我不管,只要有一个人就行了。”

  郑继贵闻听非常感动:“你看,军功章这一半是你的,有你的一半,才有我的一半呢!”

  据不完全统计,柳堡二妹子民兵连先后有60多位姑娘像当年“二妹子”那样,用水乡姑娘特有的柔情与兵哥哥共同培植出了爱情之花。(刘璞景洁 薛蓓 张漪)